一即行一

【薰嗣】【生贺】蝉翼

胡搞毛搞终于搞出来了,my薰生日快乐!!!写了好多真嗣视角,薰应该很高兴!!希望以后能写甜甜腻腻的两位!有误处欢迎指出!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蝉翼

蝉翼薄而透明,一眼看过去,上面的纹路将渚薰红色的眼睛分成了一个一个小碎片。

“呼。”渚薰吹了吹蝉翼,“真嗣君,透过这个翅膀去看,你的脸,被分成了一个又一个碎片。”

“居然还能在nerv看见蝉呢。”渚薰拉过真嗣一直不停捏紧松开的拳头,将蝉翼放进去,“让人想到了夏天。”

触感是奇妙的,不管是对蝉翼还是对夏天。

那个时候,真嗣还能在每天的上学路上期待一下不要再有使...

雨天与易拉罐

雨天与易拉罐


没头没尾的三题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雨下的是越来越大了,毫无停止的迹象,地面好似泛起一阵白烟,连来来往往奔走的人都仿佛是踏入了虚无缥缈的神境。

真嗣收了伞,习惯性的抖了抖伞上的水珠,然而水珠溅到了他人身上后又忙不迭地低头道歉。最后还是拢了伞,手指捏了捏书包带子,一言不发地站在便利店外慢慢地等待。

等待的时间是最难熬的,好像自己被全世界剥离,然而不死心,仍期待着那份救赎。

救赎是带着一份冰凉来的,冒着水珠的易拉罐贴上了真嗣的手臂,真嗣倒吸了一口气,咬了咬下唇,与此同时转过身去。

“渚...

统一鲜橙多 多c多漂亮

  这是一朵粉色的樱花,指尖触碰到的那一刻,似乎自己都被沾染上了这朵花的悲伤感。站在这一颗不断飘零着粉雪的树下,真嗣觉得自己就像是被灌注了绝望的红色海水淹没一般。

  微风轻轻吹拂起海的波纹,这绝望感向四周蔓延开来。

  明知自己像一尾被禁锢在海中的鱼,至死都无法拥抱天空,但真嗣还是徒劳的,朝着那海天相接的地平线前进。红色的海比想象中更为辽阔,蓝色的天比想象中更为遥远,在绝望叠加的过程中,却连停下来哭泣的机会都无法得到。

  从红色的海到橙色的海,不过是某人捧在掌心的一泓水。

  真嗣君...

© 一即行一 | Powered by LOFTER